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重明玄瞳番外国富哥的幸福人生】【中】【作者:yutou555】【完】

发布日期:2017-01-10  来源:  阅读:加载中

【重明玄瞳番外国富哥的幸福人生】【中】【作者:yutou555】【完】


心中正悲鸣不已,师父却移步进了屋内。

  坐上窗边的太师椅,师父抚着胡子,若有所思。我心中煎熬万分,忍不住言道:「师父!徒儿错了!那晚……」「都是幻象罢了,富儿不必着相,你师娘刚才还在跟我调笑说「我家小芋儿终于长大了呢」……恩……芋头,这几天你就先在观里好好歇着吧,至于滴水潭,以后还是不要去了。虽然为师也知你好奇心重,只是有些事情现在还未到说的时候……」纳尼?师娘的话听起来好耳熟。那晚好像听过……心中负罪感渐升,将我从脑洞中拉回:「师父!芋头是坏人吗?」「何出此言?你自幼便随为师修行,虽说性子随我,有些跳脱,但是本性是极好的。每年的开渔节,你都要远赴东海捕鱼,再回来悉心亨制成鳕鱼干,只为践你师姐一诺;某次听闻江安城里来了个胡人伙夫,不嫌劳苦地讨好于他,只为学来马奶酒的秘方,以解你师娘思乡之苦。往事数不胜数,师父亦桩桩件件看在眼里……」「师父!可是为何……为何芋头还是经不住心魔诱惑呢?」师父犹豫半响,长叹一声:「命也……」「命?」

  「不错……富儿,你命里天乙暗拱,紫薇高照,日月并明,是万里无一的神仙之命。」「神仙之命?那不是修道之士梦寐以求的么?为何我却连小小的心魔炼体都通不过?」师父沉吟道:「罢了,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今日就与你一并说了吧。

  富儿,还记得为师常向你吹嘘,说我们滴水观的祖师爷是唐尧吗?」「芋头记得,那华尧酒就是师父托着唐尧盛名才能卖的这么好哩!」「这其实是真的。我们华尧道统正是当年尧舜两位师祖创立的。」「啊?居然是真的?原来我们滴水观的先祖真是神仙人物!」「非也,我们华尧道统与那些俗家道派迥异,无意修道长生,也不崇敬神明。

  甚至,当年唐尧师祖创立本派的目的就是灭尽神明,守卫人制。」「灭尽……神明?那芋头的神仙之命……」「富儿莫慌,这里面有一段不闻于正史的秘辛,万年之前,神明治世。先祖尧舜不忍神明无道,苍生受苦,带领凡人揭竿而起,最终灭尽神明、终结神制,开创了如今传承万世的人制天地。传说当年那场仙凡大战的关键就是一朵鬼面妖花,唐尧师祖为防神明死灰复燃,乃创立了我华尧道统,矢志守护此花,驱尽邪神。」「那我……不就是……邪神?华尧道统的……死敌?」师父宽慰道:「富儿,那些都是传说罢了。华尧道统传承万世,至今已然衰落不堪。教义何谓,我一概不认,只知我俞鸿儒忝为华尧传人,就当为苍生立命。

  犹记得十二年前,为师的师父算出当时还是婴孩的你有神仙之命,欲除之,我不落忍,铮言道「昔祖虞舜曾立绝誓,欲断命数之说,让天下苍生得以各书己命。

  吾辈既为尧舜传人,今日岂可尽信天命?」这才勉力将你保下,带回滴水观里悉心栽培。弹指十年,师父没有看错,你果然长成了一个让为师骄傲不已的翩翩少年。」热泪夺眶而出,我哽咽望着师父。师父却像往日一样温和地拍着我的肩膀:

  「富儿啊,别想太多。所谓神仙之命在我看来也正是一个福缘不断,余荫子孙的好命,无非就是本派八字真言对你无效而已,日后为师将道统传给阿茶也就是了,富儿也正好偷得清闲。」「不过为师也知道芋头是个闲不住的性子,再过两年,为师就向那些你看上的姑娘家里挨个提亲,我富儿若是以后能做个子孙满堂的田舍翁,为师也乐得怡弄孙孩,享享天伦之乐哈。」看着师父慈祥的脸,我心中暖流不断,可纵欲过度带来的虚脱感却阵阵上涌,。困意翻覆,将睡将醒间,脑海里又浮现起了那只眼生双瞳的怪鸟。

  「你想成为神明吗?」

  *****************************************************************「我不想!!!!」又是这个噩梦,几天来我无数次这样大叫着惊醒,汗湿衣衫。

  师姐被我吵醒,前来查看,见我只是半坐在床上不住喘息,并无其他异状,便不屑道:「胆小鬼……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了……恩……来让师姐看看笨芋头有没有尿床啊……哦?居然没有。哼,我才不是在关心你嘞!」说完便帮我掖好被角,打着哈欠出门了。

  月光冰冷,睡意销尽,我披上衣服,踱步进了院里。那晚心魔弑体时的艳遇,师父慈祥的音容,未闻正史的仙凡大战,祸福难测的神仙之命一一萦上心头。想到未来只能成为一个碌碌无为的田舍翁,不由得心中郁郁。

  也许……正如师父所说,我辈虞舜传人,岂可尽信天命?如果我能凭一己之力,战胜心魔,师父一定会高兴的吧!……说不定……还会将华尧道统传给我,芋头……芋头可是近乎每日每夜都在想着能成为师父那样的人啊!师父,芋头不想做田舍翁啊!

  心中正计较着,人却不知不觉走到了滴水潭边,水声潺潺,我脑海中不禁浮现起了那晚师娘不着寸缕、躺在我身下求饶的婉转呻吟。略一失神,潭水深处竟然应我所想,传出阵阵师娘销魂的娇吟。我欲火上涌,灵台失守,双脚不能自已地向潭底迈去。

  滴水潭底,师娘斜卧着,身上披着薄得几乎隐形的紫纱,曼妙身姿尽显不说,几处私密也若隐若现,尤其胸前两朵饱满异常的嫣红,熟得让人忍不住想伸手采摘。

  「小芋儿,这潭底好热,你怎么穿的这么多?你看师娘,仅是披着一层轻纱都燥热得不成了呢!」啊……好热……小腹处不断涌起的热流将我的理智渐渐浇融,双手也不自觉地想解去衣带……等等……师娘怎么会知道轻纱?纱纺本是两广才有的风物,师娘从不远游,且更喜欢穿衣身紧窄的棉质胡服,是不可能知道的啊……而且,师娘的官话根本无法说的如此流畅!对了!我想起来了,这是那紫花妖怪织造的幻境!

  我大喝一声:「你是妖怪!不是我师娘!」手捏剑诀,欲将眼前幻象斩去。

  不料那妖怪竟不闪不躲,只是起身嫣然一笑,将紫纱舞在了空中,我一失神,手也没了力道,将将点在了师娘那羊脂般的玉体上。师娘赤裸丰腴的娇躯却顺着我的手,软软地贴了过来,轻轻婆娑,将我的意识丝丝拂去,任其摆布。

  「小冤家,你可真薄情,上次你来的时候可把奴家的身子都看遍了……现在怎么翻脸不认奴家了……你来摸摸奴家小腹上的这颗红痣,验验我是不是你的师娘啊……」言罢便牵起我的手,引向了自己下体。

  不行……芋头……清醒一点!决不能辜负师父……我正欲将手抽回,手指却居然陷进了一片水泽之中。

  「诶呀,小芋儿的手好坏!摸得师娘好舒服!恩……就是那里……师娘最爱小芋儿摸那里了,好想小小芋儿也来摸上一摸呢……」「恩……啊……天都这么晚了……小芋儿还不忘来让师娘舒服……孝心可嘉哩……师娘这里正好有新鲜的马奶酒可以犒劳小芋儿呢……啊……」师娘将酥胸塞进了我的嘴里,那对绵软却挺立、灼热又不失甘冽的巨乳此时竟沁出了奶水,我为之所迷,本能地吸吮起来……「啊……小芋儿吸得师娘好爽……哼噫……小芋儿,师娘的马奶酒味道好么?

  ……诶呀,小芋儿吸得太用力了!奶水都溢出来了呢!……你看,奶水上面还冒着热气哩……好羞人……不过,不知廉耻的师娘最喜欢在我的亲亲芋儿面前干羞人的事情了……好不好现在亲亲芋儿也给师娘一点冒着热气的芋头汤嘛……」我再忍不住,将师娘按倒,毫无阻碍地进入了桃花洞口。桃花如雨,雨起巫云。我在这极乐世界里只知道本能地抽送,耳边回荡着师娘阵阵酥人筋骨的呻吟。

  「啊……小芋儿好厉害……插得师娘全身快散架了……好想永远被亲亲芋儿这样插嘞!哦……好爽……芋儿的肉棒又粗又猛……快要把淫贱师娘的下面捣烂了啊啊啊!」「哦……大肉棒芋儿……淫贱师娘好可怜呀,你的乌龟师父将我锁在在滴水潭里日日守着活寡……还好有我的亲亲芋儿,大肉棒芋儿……嗯噫……啊,来疼惜师娘……啊……好爽……亲亲芋儿的大肉棒每一下都顶到了淫贱师娘的花心了呢!芋儿的大肉棒简直就是师娘的命根嘞!……恩啊……就是不知道大肉棒芋儿喜不喜欢插师娘的骚穴哩?」「芋儿喜欢!芋儿见到师娘的第一面起就想把师娘按在身下,插得欲仙欲死,声声喊着「求小芋儿饶命,饶了师娘」!」「哼噫……师娘最爱听大肉棒芋儿说这种话了!芋儿一说这话,大肉棒就又变大了!啊!啊!芋儿的大肉棒快插穿淫贱师娘的宫口了!啊……我要不成了……大肉棒芋儿,求求你饶了你的淫贱师娘啊!啊……大肉棒再插深一点啊!」「淫贱师娘!你是被芋儿插坏了脑子么?怎么又让芋儿插深一点,又让芋儿饶过你这个淫贱师娘呢?」「哦……太深了……都是因为被大肉棒芋儿插得太深了,淫贱师娘的脑子里只有亲亲芋儿的大肉棒了。好想芋儿的大肉棒永远插在淫贱师娘的骚穴里面!亲亲芋儿,你难道不想从你的乌龟师父那里抢来师娘,永远这样插淫贱师娘吗?啊!

  求求芋儿的大肉棒能永远插在淫贱师娘的里面啊……」师父?……我脑海中闪过一丝清明……芋头就算身死也决不会对不起师父!

  师娘见我不动了,不禁娇滴滴地呻吟起来:「亲亲芋儿,快来插奴家啊!婊子师娘的骚穴实在是痒得快要不成了啊……恩?小芋儿?亲亲芋儿,快来插穿婊子师娘啊!恩?你怎么还不动?你为了你那乌龟师父,居然如此薄待师娘,难道师娘往日里待你不好吗?」「师娘待我很好……」脑袋里乱七八糟,万千的声音杂糅其中,但是想起了师父,我渐渐回复了理智:不对,师娘如此贤淑的妇人,绝不会携恩求报……而且,师父师娘伉俪情深,绝不会说什么乌龟之类的脏字!恩?我现在在哪里……啊!我……我!!!我在干什么?!!

  我惊慌地离开了师娘的身子,师娘那欲求不满的闺怨眼神撇得我魂飞魄散,连滚带爬地向洞口跑去。

  「亲亲芋儿真是偏心,淫贱师娘明明已经把什么都给你了,芋儿还是不肯用那个又粗又长的大肉棒来疼爱师娘。难道非要师娘做你的淫浪性奴么?其实……不要廉耻的师娘心里也正是这么想的呢!要是亲亲芋儿答应的话,就回过头来,让性奴师娘看上芋儿主人一眼……一想到要变成大肉棒芋儿的性奴了,师娘这只骚贱母狗就忍不住要自慰了呢……」耳边回荡着师娘淫乱不堪的言语,我没出息的双脚竟然再迈不出一步……「恩……芋儿主人快来看呐……师娘这只骚贱母狗因为看到了芋儿主人,一下子就发浪得不行呢,骚穴里面流的水都快流到滴水潭里了呢……啊啊……水汪汪的淫穴撑得开开的,它准在笑话我这个没有主人要的贱母狗呢……嗯噫……求求芋儿主人能回头来看母狗一眼……诶呀……母狗师娘不成了……若是被主人一看,肯定就要高潮了啊……啊啊!」我身下的小兄弟被师娘的淫语吹得好似气球一般,虎虎生风,急不可耐地想找地撒野,将我的身子也连带着拧了过去。眼前却不见什么师娘口中的淫乱景象,她只是端庄地坐在石乳上,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明眸中荡起秋波,摄人心神,隐约间好像有一团紫雾将我罩住,我只觉得师娘的眼睛越来越美,仿佛天下所有的水都盈在其中。

  「芋儿主人原来喜欢看母狗自慰啊,那母狗师娘现在就在这石乳上自渎可好?

  啊……不过,母狗的道歉主人可要听好哦……其实刚才你误会母狗了呢……嗯……骚母狗才不敢让主人你对不起师父呢,只是希望芋儿主人把母狗救出这个如同活寡的地狱……芋儿主人只需把母狗带出此地就行了,这可绝没有半分对不起你的师父啊……啊啊!」「带出师娘,不算对不起师父啊……」

  「对啊……嗯……芋儿主人,你的乌龟师父从来都不曾动我,母狗师娘每夜都只能想着主人的大肉棒用这石乳自慰……啊……你看……石乳都叫母狗对于主人的拳拳思念给磨圆了呢!况且……嗯……芋儿主人将淫奴救出之后,母狗白日里就当你师父的胡姬妻子,夜里来做芋儿主人的……恩……哦……母狗……师娘,你们师徒正好各取所需,对你的阉货师父也没什么损失啊啊!」「师父……不喜欢师娘……救走师娘……师父没有损失……」师娘见我已经完全卸下心防,就从石乳上划了下来,蜜穴就像蜗牛一般留下一串晶莹水渍。

  「还有啊,你的师父也算不得什么好人呢。每日就知道拿我,啊,不是,拿鬼面紫花蛊惑人心。美其名曰引人向善,可任谁有了这等通天的法力都会把持不住哦。鬼知道你那阉货师父有没有做些见不得的事呢?自古以来,道德君子多造乱!你师父要真是好人,又怎会任你的淫贱师娘夜夜守着活寡也不来救上一救呢?」「是……师父……不是好人……」师娘靠在我的肩头,玉葱般的手指一下一下地弹击着我的肉棒,又时不时偷袭我的乳头与嫩菊,时急时缓,将我的小兄弟引逗得几欲爆炸。

  「还是芋儿主人好呢。最知道疼惜母狗师娘……贱母狗啊,只要一看到芋儿主人的这根大棒就浪得要发疯哩……直想着……能夜夜都能被这根大棒教训,将贱母狗打得汪汪直叫!……啊……芋儿主人,你将母狗师娘救出来后,我两就可以夜夜厮磨了……主人可务必要将婊子师娘驯成一只真正的母狗哦……」「是……芋儿要将婊子师娘救出……将师娘驯成汪汪直叫的母狗……」「对对!芋儿主人真是说到了母狗师娘的心尖尖里去了!可……我两的事万一叫你的阉货师父发现了怎么办?他可不会理睬母狗对主人的一片痴心……肯定要来将我两拆散呢……呜呜……芋儿主人可一定要保护母狗啊……没了主人的大棒……母狗准会活不下去呢……呜呜呜……」「芋儿会保护母狗师娘……不叫师父拆散……」师娘闻言欣喜地挂到了我的身上,用蜗牛触足般的蜜唇仔细刮擦着我的兄弟,我也舒服得忍不住哼哼起来……「芋儿主人对于母狗的恩情,母狗真是三生三世也还不尽呢……可是世上不仅有你的师父不容我两,那些污浊男子肯定会看不得母狗对于主人的深情,那些凡间妒妇也会嫉妒主人的玉棒只专宠母狗一人呢……芋儿主人若要将母狗带出去,面对的可是整个浊世愿力啊,主人……恩啊……非要具备了神明之力,才能护得母狗周全啊……」「哦……哈……芋儿要具备神明之力啊啊……」「诶呀,芋儿主人这可就问对人了呢。我,啊,不对,那朵鬼面紫花正是凡间愿力的精华哩。古有仙凡大战,仙家愿力汇作重明玄瞳,与那紫花相生相克,若有人可身具重明鬼面,既成无上神通。控世间人心、断轮回命数。这样芋儿主人就能保护母狗师娘,不用再怕浊世人心了……」「啊……是……芋儿要掌控重明……嗯……鬼面……成就无上神通啊啊……」「重明玄瞳,尚不知投胎去了哪里,鬼面紫花可就在你面前哩,快将我带出去!你就可以变成神明,拥有一切!」师娘言罢,埋头含住了我的肉棒,开始激烈的深喉,我囤积太久的欲望终得释放,刹那间只觉得神飞九霄,三魂七魄被兽欲冲成了一张白纸,只知机械地随着师娘复诵:「变成神明,拥有一切……变成神明,拥有一切……」「啊!我要变成神明!拥有一切啊啊!」在母狗师娘的高超口技之下,我一声狂吼,攀上巅峰,而后意识碎成百块,终于晕了过去。

  ***************************************************************醒来时,天已拂晓,我躺在滴水潭边,下身一片狼藉,手中栽着一朵紫色小花。稍一动念,那小花就收进我的手心,变成一个微弱的紫点。脑子里昏昏沉沉,拖着几乎软的感受不到的双脚,回到了自己屋中。

  疲惫已极,沾枕成眠。耳边却想起了师姐的河东狮吼。

  「懒芋头!起床!起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哦!」躺在床上,疲惫万分的我被笨蛋师姐一把揪起,提到空中,来不及收拾的狼藉下体也瞬间曝光。

  「噫……好臭……好臭……臭芋头,难道你昨天又尿床了?!羞羞羞!笨芋头这么大了还尿床!羞羞羞!」我故作淡定的从笨蛋师姐手中挣脱下来,略做收拾,一本正经道:「妇人见识!这哪是臭,分明是好闻的阳刚之气!岂不闻「月经于长空,梦遗于故土」。

  我昨夜正是做了一件古人的风雅事……梦遗!」本欲迎击接下来笨蛋师姐的狂烈吐槽,那边她却静静呢喃起来:「是……不是臭……是好闻的阳刚之气……师弟不是尿床……是做了古人的风雅事……」仔细静观,师姐的双眼无神,瞳眸中透着一丝微不可查的紫气。平日里总是大大咧咧、风风火火的师姐,此时突然静下来,透出惊人的萝莉娇态,我的心中也涌起一丝从未有过的怪异想法:成为神明,拥有一切!在这丝念头的牵引下,我慢慢靠向师姐的樱樱小口……「噫……怎么走神了?喂,芋头你在干什么啊?我脸上有脏东西吗?」该死……怎么突然在这个时候醒过来!

  笨蛋师姐又忽然左嗅右嗅起来:「诶?你的房间里有一股很好闻的阳刚之气诶!是哪里发出来的?」半分钟之后,师姐的粉面贴上了我的下体,贪婪的呼吸起来,小小芋头见势不妙,立刻自卫反击,一头顶在了师姐琼鼻上。

  「诶哟!笨芋头!你这里怎么起了个包!而且好闻的阳刚之气就是从这个包里发出来的诶!」「咳咳……师姐,刚才你说有好消息,是什么?」「好消息?哦,对了!刚才你下面的包太好闻了,我差点给忘了!咳咳,好消息就是:今天早上师父听说你昨晚又做噩梦了,想要带你远游散心,问我去哪里好。师姐当然最了解你啦!主动请缨带你去东海!嘿嘿嘿!我才不是要拉你去捕鱼呢!」我心中哀嚎,正想着说辞推脱,笨蛋师姐已经走到门口:「笨芋头,快点收拾一下,我叫的马车已经停在门口了,我们即刻出发!」……OTL……*****************************************************************东海我已经来了不下十次,几乎次次都满载而归,但这次真是见了鬼了,我与师姐在海上漂浮了三日,竟然颗粒无收。

  「魂淡,都怪芋头你太笨了!捕鱼这么简单的事都搞不定!害我们在海上白白漂了三天!」「笨蛋师姐!鬼会想到你准备的捕鱼工具会是钓竿和蚯蚓啊!蚯蚓这种东西不仅小而且一碰海水就死,哪会有正常的鳕鱼愿意吃啊!就算真的有笨得像师姐这样的鳕鱼上了钩,你这样不等鱼钩挂实就用蛮力拉杆,怎么钓的上来啊!如果听我的带上肉饵和渔网,一个下午我们就可以回去了啊喂!」「笨芋头笨笨笨!就知道说说说!人却像个软脚蟹一样每天缩在船舱里!本小姐不干了!你自己来钓吧!」说完便把鱼竿往原地一掷,钻进船舱缩作一团,生起闷气来。我忽然惊觉这还是我头次看到师姐这幅模样,记得以往每次师姐被我惹生气要么仗着力大把我暴打一顿,要么就跑去找师父师娘哭诉。如今却和我置身在这万里无人的孤寂大海之上,师父师娘远在三山,倾诉无门,我又是个软脚病号,不好拿我蹂躏出气,师姐只得缩在船舱角落,泫然欲泣,显得如此软弱无助。

  此时此刻,师姐往日里的傲娇呆萌尽去,我方才想起她也不过是一个十四的萝莉罢了。

  我勉强撑起纵欲过度再加舟车劳顿造就的虚弱身子,想上前略略安慰师姐几句,可未及靠近,就被师姐作为一个完美萝莉的美态所震惊了:归置清爽的总角发髻,淡而舒展的柳叶娥眉,哭肿了的梨花杏目,外加因为泪水蒸发而微微皴红的面颊。

  师姐佯怒,起身斥道:「你滚啦!人家才没有哭!」可是映在我耳目中的却是萝莉标准的傲娇句式、尾音上扬的娃娃音与含而未露的娇柔体态。

  脑海里那丝怪异想法再次涌上心头:「成为神明,拥有一切!」拥有……一切?

  「诶呀,笨芋头!你身上又起包了诶!好好闻的阳刚之气啊!」师姐的粉面再次贴上了我下体,一阵猛嗅。之前自腰腹不断传来的酸痛居然一扫而空,欲念开始不断囤积,小小芋头也渐渐撑开桎梏,弹击在了师姐脸上。

  「哇!这是什么?味道又腥又香,好像鱼干哦!啊……好饿……笨芋头!你要是让我舔一舔这个能散发好闻的阳刚之气的包包的话,本小姐就原谅你之前的冒犯哦!」在这个万里无人的海上船舱里,和一个呆萌萝莉共处一室,缺乏常识的萝莉不断向我讨要肉棒品尝……终于,欲望主导了一切。

  手心的紫花随念而动,化作一抹紫雾将师姐罩住。师姐的傲娇神态渐渐变为呆滞,略微红肿的杏目也渐渐无神。

  「师姐,想要舔我的包包是吗?」

  「是……因为笨芋头的包包很好闻,好像鱼干……」「这个包包有名字的,它叫大肉棒。师姐想舔我的大肉棒,可是我们现在正在捕鱼诶,要舔的话也应该在等我们捕到了鱼再说,不是吗?」「可是小珺真的好想舔芋头的大肉棒嘛……」恩?遇到瓶颈了……上一次运用紫花能力的时候十分顺畅啊。莫非不能使用问句,一定要用强制的语气?

  「师姐就是因为一直不专心,所以才会一直没捕到鱼。师姐如果想要捕到鱼,现在就应该听芋头的。」「是……听芋头的……」

  「所以从现在开始,我就是这艘船的主人,师姐身为这艘船的船员,为了早日能捕完鱼回家,也要尊称芋头为主人。」「是……主人……」

  「师姐很想舔我的大肉棒,但是因为捕鱼的职责在身,必须先捕完鱼才能舔。

  所以在捕鱼的过程里,师姐想要舔主人的大肉棒的愿望会越来越强。等最后捕到鱼时,师姐会不顾一切地来舔主人的大肉棒。」「是……不顾一切的舔主人的大肉棒……」那么,在正餐之前,先来一点有趣的甜点吧。

  「师姐,之前我们一直捕不到鱼,是因为鱼饵不对。其实捕鱼最好的鱼饵是萝莉娃娃。师姐为了能早日捕完鱼回家,从现在开始就是捕鱼的鱼饵,萝莉娃娃。」「是……我是主人的鱼饵……萝莉娃娃……」「鱼饵是不穿衣服的,现在,萝莉娃娃脱衣服。」师姐的随身短衣一一落地,身前渐渐雕琢出了一尊美玉为材的青涩身姿:粉红紧俏、盈盈一握的椒乳,清癯柔软的腰肢,紧致的像两块橡胶的臀部,还未郁郁成荫、却又让人不禁想去纳一纳凉的处女谷底。

  我被眼前堪称完美的女体震得半响无语。那边师姐却已除去了头上的最后两块巾帻,呐呐言道:「萝莉娃娃的衣服已经除去,请主人告诉萝莉娃娃自己的用法。」细细品鉴着眼前的萝莉女体,我想到一个绝妙的点子:「萝莉娃娃身上有三个按钮,左边乳头是淫语按钮,触碰之后会发出淫语吸引鱼群,因为鱼都喜欢水,所以淫语时务必张开双腿自渎,让鱼群看到你水汪汪的小穴。」「是……被按左乳……淫语……自渎……让鱼群看到……小穴……」「萝莉娃娃的右边乳头是抓鱼按钮,触碰之后会本能的抱住所见的东西,而为了防止被抓获的鱼逃脱,萝莉娃娃必须使出全身解数吸引住所抱之物,务必使其「上钩」,进入自己的骚穴之中。「上钩」之后,萝莉娃娃要记得卖弄自己淫荡不堪的身体,上「上钩」的「鱼」身心愉悦,变得又粗又大,紧紧咬住萝莉娃娃的淫贱花心才行哦。」「是……右乳……抓鱼……用淫荡不堪的身体勾引鱼上钩……进入小穴……咬住萝莉娃娃的花心……」「最后,安装舌头为高潮按钮,因为萝莉娃娃身为鱼饵需要不断卖弄自己淫贱的身体去勾引鱼群,为了防止萝莉娃娃因为高潮而怠工,所以在主人吻你之前都不可达到高潮。」「是……舌头……高潮按钮……在主人问我之前不可高潮……」「主人……萝莉娃娃……已经明白了自己淫贱身体的用法……」「很好,那么,就让我们开始捕鱼吧!」***************************************************************鬼面妖花的力量解除,师姐重燃成了战斗萝莉,一跃将我带上了船舷,刺眼的阳光之下,师姐精神奕奕的面对大海,昂扬说道:「请主人用萝莉娃娃的淫贱身体开始捕鱼吧!」我被师姐的热情感染,威严地走上前,按下了她的左边乳头,煞有介事道:

  「萝莉娃娃,开始淫语,吸引鱼群。」

  师姐就像机器人一样僵硬地分开纤柔的双腿,缓缓蹲下,摆成一个M 字,使粉红的秘谷尽可能得靠近水面,伴随着傲娇萝莉式的淫语,开始羞耻地自渎。

  「哼……勾引鱼群什么的根本难不住本小姐!啊……下面的蠢鱼听好了,本小姐的下面可是完全澄清的处女泉,如果识相的话,就快游到本小姐下面的泉眼里来,那里可是……啊啊……别有洞天,比你们住的烂……噫……东海,要舒服百倍呢!蠢鱼们……恩……本小姐的话你们听到了吗?本小姐正在羞耻地自慰给你们看啊喂!难道你们这些杂种没看到我的处女小穴已经变得水汪汪的了么?!

  快点给本小姐过来,好让……啊……主人抓住!这样萝莉娃……娃……小珺就可以收工,去舔主人香喷喷的大肉棒了!」我应景的捡起方才师姐扔在地上的鱼竿,随手撑在船舷边,皱眉道:「一个合格的萝莉娃娃,必须对鱼群抱有虔敬之心,称呼鱼群要使用敬语;另外,捕鱼娃娃的身体是淫贱的,必须自称为淫贱娃娃或者淫肉鱼饵。你刚才的表现完全不合格,你看,一条鱼也没有来,鱼群大人们可完全没感受到你的诚意呢。」「而且身为一个淫肉鱼饵,你对于鱼群的习性也完全不了解。甚至都不知道自慰的正确方法,真是个不合格的鱼饵啊。」「啊……请……主人教淫肉娃娃……嗯……啊哈……正确的自慰方法。」「恩,看在你还算好学的份上,我就勉强教你怎么自慰才能吸引鱼群吧。首先,你自慰得完全不够激烈啊,水也不够多,试问哪只蠢鱼会愿意离开大海进入你这干涩的淫穴啊?另外,鱼都喜欢咬会动的鱼饵,你的小穴里完全是死水一片啊,至少要将你的阴蒂掐揉得充血,翻露出来,像一条活蚯蚓一样会自己乱动才行哦。最后,你的淫语也太过单调了,身为一个淫贱娃娃,要学会各种勾引鱼群的语调,随意切换于卖萌与卖肉之间。另外,你的淫语也太缺乏想象力啦,优秀的鱼饵可全身都是鱼儿大人们的乐园哦,仅靠淫穴可是完全不够的哦。」师姐闻言开始激烈地揉弄自己的阴蒂,因为无法达到高潮,激烈得快感使得她双眼翻白,口水乱甩,满脸痴态。

  「恩,姿势已经基本到位,不要忘了随时淫语哦。」师姐在长时间激烈的自赎之下,在卖肉方面竟然大有长进,甚至无师自通地创出了许多令我都感到意外的催淫话语。

  「喔……尊贵的鱼群大人们,请你们光顾淫贱娃娃的骚烂……小穴……啊……淫贱娃娃的下面已经完全湿润了……随时准备着你们的进入……唔唔恩……小穴招待员阴蒂妹妹……也已经准备好了,请鱼儿老公们来和……啊……她握个手吧……恩恩……其实亲嘴的话,害羞的阴蒂妹妹也已经准备好了哦……啊……是初吻呢……好害羞……可是谁让阴蒂妹妹实在太喜欢鳕鱼主人了……哦哦……嗯噫……就像淫肉小珺喜欢主人的大肉棒一样……不顾一切都想要亲上去呢……」「啊啊……如果鱼群大人们喜欢阴蒂妹妹的话……恩……请进入……哈……淫肉娃娃的小穴澡堂里和她一起泡澡哦,因为主人已经教授了笨蛋鱼饵正确的自慰姿势了……真的好舒服……啊啊……哈……所以阴蒂妹妹也想来在鳕鱼老公们……哈……泡澡的时候来给你们按摩哦……阴蒂妹妹因为自己已经太舒服了……恩啊……所以想要也让鳕鱼主人也享受到舒服的按摩哦……阴蒂妹妹才不敢……啊啊……只顾着一个人享受呢!」「啊……小穴澡堂的水已经热了啊……哈……小穴里边的淫水已经好烫……了啊啊……相信绝对可以让鱼群老公们在里面泡的舒服哦……而且阴蒂妹妹因为……哦……啊……实在是太舒服了……也忍不住开始跳舞了哦……希望各位鱼群老公们在一边泡澡的时候……啊……一边欣赏啊啊!」「恩哈……如果有带着孩子的鳕鱼大叔……淫肉鱼饵小珺的胸部……啊哈……就是育儿室哦……保育员乳头姐姐也希望能够……啊哈……和鱼宝宝大人们一起玩耍哦……她们才不是阴蒂妹妹那种……啊啊……已经舒服得原地跳舞的抖M 呢!

  ……哈……虽然也已经充血得快要爆炸了……但是也会尽职尽责地帮助鳕鱼大叔们……嗯啊……看好鱼宝宝啊啊!!」「哦……淫肉娃娃的身上随便鱼群大人们怎么玩都可以啊……可是千万不要去淫贱小珺的嘴巴里哦哦……因为那样淫贱小珺会高潮的啊啊……在工作时间高潮虽然好爽……好爽哈哈……但是,淫肉娃娃一定要把高潮留给主人啊啊……这样才能吃到主人味道最正宗的肉棒啊啊!!」「唔唔……淫肉鱼饵小珺好舒服……这样羞耻地手淫……啊啊……给鱼群大人们看……小珺才不是为了吃上主人的大肉棒啊!……跳舞的阴蒂妹妹和胖胖的……保育员乳头姐姐这么努力工作也都只是为了……唔唔……能和淫肉娃娃一样努力让鱼儿主人们满意……哦哦……才好让主人抓住几条……这样淫贱小珺才能尝到主人的大肉棒啊!……啊……淫贱小珺太舒服了……不小心把真话说出来了啊……哦……不行了……淫贱娃娃的骚穴已经快要忍不住了……求求诸位鳕鱼老公们快进来啊!!进入淫肉鱼饵水汪汪的骚烂小穴吧!……啊啊!!」哦?已经快被玩坏了么,呵呵,阴蒂妹妹都已经充血成了紫色么?很有趣啊……那么,淫语环节就告一段落吧。

  我走到师姐的身前,按下了她的右乳:「鱼群已经被淫贱娃娃都吸引来了呢。

  那么接下来要开始抓鱼了哦。」

  一直被强制停留在高潮边缘的师姐瞬间摊软,倒在了地上,长时间的激烈手淫使得她全身敏感无比,阴蒂碰到夹板的强烈刺激让她爽的又弹了起来。想起淫肉娃娃的捕鱼人物,师姐强打精神,像八爪鱼一样抱住了我,用青涩稚嫩的身体婆娑起来。我的衣服被她像蛋壳一般片片剥落,与师姐的紧致无瑕的肌肤完全贴合的刹那,我居然倒抽一口冷气,被一种无与伦比的幸福感包围了!这是只有萝莉才拥有的美好啊!

  「喂,淫贱娃娃,为什么我完全感受不到你身为一个光荣的淫肉鱼饵对于捕鱼这项伟大事业的诚意与热情呢?仅是这样抱着乱扭,那些好不容易被吸引来的鳕鱼老公们可是会很快离去的啊。你看,到目前为止可还没有一条鱼进入你淫荡不堪的骚穴中呢!」从方才激烈自赎中稍得喘息的师姐闻言立刻一边抱紧我,一边扭动着如若无骨的腰肢,调整着角度想让小小芋头被自己这个淫肉鱼饵吸引而上钩。

  「鳕鱼老公们,请原谅笨小珺!求求你们不要离开啊!除了淫贱娃娃的嘴你们都可以随便玩啊!诸位鱼群大人们!阴蒂妹妹和乳头姐姐的工作你们还满意么?

  呼……嗯嗯……那么,在玩烂了淫肉鱼饵的身体之后,请诸位老公们发发慈悲,进入淫肉鱼饵水汪汪的小穴吧!呜呜呜……求求你们进来让主人抓住几条吧,淫娃小珺真的好想吃主人的大肉棒啊!呜……淫贱娃娃好笨……没有办法让鳕鱼老公们进入淫贱娃娃已经水汪汪的骚穴澡堂啊……呜呜呜呜……可是小珺再吃不到主人的大肉棒就会要馋死掉的啦!……」全无两性经验的师姐,此时只能慌乱地凭借本能行事,可是任凭环抱住我的双手双脚再怎样用力,柔软的腰肢再怎样做着各种匪夷所思的高难度动作,急哭了数次之后,小小芋头还只是在与师姐红的发紫的阴蒂妹妹草草打完招呼后,不肯「上钩」。最终还是我虚弱的身体不堪这狂抖萝莉在我身上攀附太久,不支摔倒,而师姐也终于找到了一个记忆在血液中的经典体位——女上位,将小小芋头请进了小穴澡堂泡澡,也终结了这场我用以验证萝莉是否真的「身轻腰柔易推倒」,而设计的恶趣味捕鱼环节。

  「呼……呼……主人……终于有……有鱼上钩了呢……」或是因为极度的透支与疲惫,或是因为之前过度的自赎已经让阴道口大开,师姐居然没有感到多少因破处而带来的疼痛,「请问……主人……能够将这条鱼捕走了么?」「还不行哦,淫肉娃娃,因为还有最后一步——确认鱼是否咬实鱼钩。一个合格的淫肉娃娃这个时候就应该卖弄自己的卑贱身体,来让上钩的鱼愉悦地将自己的花心彻底咬实才行哦。」「是……距离捕鱼成功就差一步了,淫肉鱼饵小珺一定会加油的。就差一步就能吃上主人香甜可口的大肉棒了啊!哈……淫贱小珺才没有……啊啊……高兴得手舞足蹈呢!」「啊!!!」手舞足蹈的师姐方一扭腰,之前破处带来的巨大痛苦就暴露了出来。我仰望着萝莉脸上痛苦的表情将之前的痴态全都取代:恩?似乎不该玩的如此无聊啊……于是再次按上了师姐的左乳与右乳。

  「淫肉娃娃,你让主人很失望,捕鱼的最后一步,你居然完成的如此懈怠,你的淫语呢?你的拥抱与婆娑呢?刚才已经上钩的鱼都差点因为你的怠慢而离开了!还有,身为一个淫肉娃娃,你对自身快感的调动实在是太少了,这与主人为你设计高潮按钮的初衷完全违背啊!你简直就是一个不可救药的淫肉娃娃界的耻辱啊!」师姐闻言开始无惧疼痛,疯狂地扭动腰肢,软玉般的小手落在我身上的抚摸却又异常轻柔,虽然摸的地方大多不是敏感带,但是萝莉肌肤特有的光洁质感还是让我受用无穷……「淫肉娃娃小珺真是该死!差点因为笨小珺的偷懒而让这次的捕鱼功亏一篑!

  可是淫娃小珺真的好想舔主人的大肉棒啊!小珺的脑子里已经装不下别的东西啦!

  ……呜呜呜……淫语……小珺已经一个字都想不出来了啊……淫娃小珺的脑子里真的除了主人的大肉棒什么都想不出来了啊……啦……啦啦……大肉棒……啦……哈哈……」因为之前所下的「在捕鱼的过程里,师姐想要舔主人的大肉棒的愿望会越来越强」的暗示,而在捕鱼进行到此刻,师姐的脑子已经彻底被「舔肉棒」的愿望占领,变成一个在我身上疯狂扭动,嘴里却含着无意义的「啦啦,大肉棒」的花痴萝莉……似乎,玩的过火了呢……这样的花痴样子我可不会感觉爽啊。

  「淫肉娃娃,在捕鱼的关键时刻你居然如此乱来,难道不想吃主人的大肉棒了么?」被玩成半花痴装的师姐闻言瞬间清醒过来,带着哭腔哀求道:「不!不是的!

  淫娃小珺想吃主人的大肉棒想的快要发疯了,请主人务必告诉小珺怎样才能勾引上钩的鳕鱼大人咬紧萝莉娃娃的花心啊!」「首先,既然鳕鱼大人已经进入你的骚穴,那么就换一个更为亲密的称呼吧,比如就叫它你最爱吃的大肉棒吧。其次你这样扭腰实在是乱来,优秀淫肉娃娃必须合理利用柔软的腰肢有节奏的大幅摆动,务必每一次都让大肉棒得到充分的按摩。另外,笨蛋淫娃,你又忘记了主人刚才教你的淫语诀窍了么,注意切换于卖萌与卖肉之间哦。还有你的自称太过杂乱了,以后就在小珺、淫娃中间吧。」果然人的潜力是无穷的,一分钟前还是被玩坏状态的师姐在经历初期的适应之后,处女小穴传来的阵阵快感就驱散了破处的疼痛,也激活了之前因手淫过度而麻木的感官,身体浮现起一丝娇嫩而又淫靡的粉红。女上位的扭动也渐渐登堂入室,每一次的起伏都伴随着徐徐海风与船身的摇晃让我感觉置身云间,淫语部分也慢慢纯熟,变得相当有味,让我终于感受到了爆发的边缘。

  「小珺啊……哈……正在乖乖的给肉棒君按摩……恩恩,肉棒君也把小珺弄得……啊啊……好舒服……哦哦……肉棒君好厉害……就像变魔术一样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硬,都把淫娃的小穴澡堂里的水都给挤干了呢!不愧是小珺最喜欢的大肉棒君啊!」「啊……大肉棒君好有精神啊,在淫娃的小穴澡堂里面上下……啊啊……翻滚……阴蒂妹妹都忍不住被大肉棒君的神勇跳起舞来了嗯……唔唔……好舒服……都快要让淫娃忘记了自己最喜欢吃的那个主人的大肉棒了啊……啊……小珺真是一个不要脸的骚婊子啊……啊啊……不过还是忘不了主人的大肉棒君的香香的味道哦……嗯哈……淫娃好像能一边被大肉棒君插在里面,一边舔着主人的大肉棒啊……啊啊啊……要是可以这样淫娃小珺真的什么都可以做啊……」「嗯嗯,大肉棒君越来越有精神了呢!……啊……好几次都……恩哈……快要捅烂……啊……淫娃小珺的花心里呢……太舒服了……哦……感觉小珺都舒服得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啊……啊哈……好想大肉棒君一直在淫奴小珺的小穴里泡澡啊……啊……可是不行哦……能不能请威猛的大肉棒君紧紧咬住小珺的花心啊……哈啊……因为比起威猛的肉棒君,小珺还是更想吃到主人的大肉棒啊!!」哦?差不多要爆发了呢,我扶住师姐青涩淫乱的脸颊,放开精关,大肉棒君张开巨口,咬住了师姐的花心,我也吻上了师姐的香唇,酝酿了整整一下午的绝顶高潮化作了一声无声的尖叫,被我吞进口中,师姐剧烈颤抖的身躯也在我的拥抱下平息,最终瘫软在我怀里,如同一朵不胜娇羞的水莲花。

  「呼……吃的很饱了呢,那么今天的捕鱼就到这里吧,之前下的有关于萝莉娃娃的暗示也请师姐忘了吧,相信以后我们都不会再来东海了,因为师姐已经发现了比鱼干更好吃的东西了,不是么?」徘徊于高潮边缘整整一个下午的师姐已经无力作答,只是软到在我怀中无意识地呢喃着什么。忽然间那个之前我随手插在船头的鱼竿跳动起来,我放下师姐,走到船头,使出一记漂亮的「飞鱼」,一条肥妹的鳕鱼在空中划出一条优雅曲线,落在了师姐身边。

  「哦?师姐,我们居然真的捕到一条笨蛋鳕鱼了诶!」一秒前还不堪鞭挞的师姐此时却忽然满血复活,就像沙漠中断水三天的旅人发现了绿洲,「终于捕到鱼了!可以舔主人的大肉棒了!」瞬间扑到了我的身下,饥渴地将我肉棒上混杂的淫水、精液、处女血一一舔舐干净,然后迷醉地一下又一下地用香舌擦拭着我的小兄弟。

  「我柴磨有西慌填主人的答柔棒呢!」

  「连傲娇的时候都不忍松口,这句话可毫无说服力啊。」我惬意地躺倒在了夹板上,眼前是被夕阳染成一片金红的大海,身下有像小猫一般乖巧的萝莉师姐兢兢业业地服务着我的兄弟。

  恩……成为神明的感觉真不错呢。

  字节数:29249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