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九九重阳夜,细腻母子销魂曲】【作者:不详】【完】

发布日期:2017-01-10  来源:  阅读:加载中

【九九重阳夜,细腻母子销魂曲】【作者:不详】【完】


我家乡四面环山,屋前有山溪。风景优美、空气新鲜。

  9月9是重阳节,我和母亲共同回去拜祭。家乡已经很多年没有去了,毕业後待业在家,所以9月9我跟随母亲回去拜祭,也当舒爽身心、调节心态,再努力找工作。

  我和母亲是乘坐夜车,白天9点到了家乡,我家乡祖屋由于年久失修、历史悠久、在一次风雨交加中轰然倒塌。现在只能去到一个叔家住,叔家是住在半山腰,屋子比较小,床位自然不多。晚上我只能和母亲共眠一张床。

  住在山上天气很奇怪的,晚上到11点前是比较热的,晚上12点後是非常冷,到早上11点前是比较寒冷,住的地方前面有座高山,11点後才能见到太阳,所以早上一般很冷。

  我和母亲提前到家乡,所以还没有开始拜祭,那次是全家族拜祭的,规模很大。我家只需要给钱即可,不需要多大的帮忙,什麽修葺祖庙等等。我和母亲感情很好,平时都有代沟,言语都比较自由。这天我和母亲坐车去市区,我们只是去那边看看有什麽特产买点回去。

  我母亲是非常开朗的女性,41岁,面容皎洁、面色有点纯白,面型有点像赵雅芝那种,穿戴工整,平时比较喜欢护肤和修饰,看起来有点像贵妇,她身高160cm左右。我和母亲在市区外去了游乐场玩了一阵,之後去购物、买了一些当地土特产。中午在市区外吃饭,下午3点左右就回去叔叔那边。

  今晚吃了一些当地一些特产,味道还行,不过清淡许多。我和母亲玩的有点疲劳,晚上8点左右洗完澡就回房了,我在房间里看电视,母亲跟亲戚在外面聊天,10点左右,母亲洗澡回房间。

  母亲刚洗完澡,头发有点湿,母亲穿着一个比较可爱的睡衣,很多年前的睡衣。她就开始把今天买的东西摆放好,我喊母亲,明天再弄,看娱乐节目。母亲比较喜欢看的类型节目,母亲就应允了,坐在我旁边跟我一起聊起电视的明星。

  我并不喜欢看电视(我只爱对电脑),跟着母亲聊着聊着,我感觉眼皮有点疲劳,就依靠着母亲肩膀,双手抓着母亲左手,闭目养神。母亲看到我,叫我去睡,我并不喜欢早睡,我说等一阵,让我闭目养阵神就行。我就这样和母亲就这样依靠着,聊着天。母亲身体不肥不腻,脂肪适中,依靠起来很舒服,至少感觉不到硬邦邦的感觉。

  我说:「妈,靠着你感觉很舒适,很柔软,还有一股淡淡的肥皂香。」母亲跟着说:「舒服就多躺会,木板床,是不是睡不惯。」我点头,母亲接着说:「以前穷,和你爸爸睡的就是这种床,想起当时我工作赚钱,你爸继续读书,现在是个工程设计师,可真不容易……」我继续点头,母亲就继续讲着。不知不觉我就睡着了。

  当我醒来时,母亲正在抱着我胸前,准备托着我去,这时我被弄醒,眼睛很朦胧,可能今天玩的过分疲劳,我慵懒得双手抱着母亲的头下部,那时隐约感觉到母亲的胸前的双乳的弹性,煞是舒服。

  母亲用力抱着我托,母亲力气不济,看到我朦胧醒着,她就摇醒我,我还想让母亲托着我呢,可惜不行,我被唤醒就直接跳上床睡觉。抱着被子,这时母亲关了灯上床。母亲就睡在我旁边,木床比较小,刚好够我和母亲2个人睡,母亲睡下,不多久,我就侧身过去环着母亲的右手臂,头靠近着母亲的头,侧过的身体停靠着母亲左下身,仅仅是接触着,并无逾越的。母亲也任由着我。

  就这样睡着睡着,半夜不知道几点,外面很冷,我是怕冷,所以被冷醒了,但是意识很朦胧,身体好像很自觉似的,往温暖地方挤,我手那时抓住母亲右手臂上方,脚缠着母亲的大腿内侧,头压在母亲的脖子侧边,冷啊!我蜷缩着。

  盖着被子依然感觉哆嗦冷,母亲那时的左手也挽着我的背部,让我睡近点取暖。但是逐渐我清醒过来,不过很懒得动,就一直蜷缩在母亲身躯旁。

  半个小时过去,母亲好像睡着了,呼出的热气温暖着我脸,感觉很暖和,我越来越眷着母亲。这时我清醒,右手和右脚没事就摸着母亲的手和脚取暖,感觉很舒服。母亲似乎很能睡。

  我摸着摸着,就顺着母亲的右手臂往上,摸着母亲的脸,感觉母亲的可爱,心里霎时也很感动(是母子之间那种爱的感动——她是好很好的母亲),摸了一阵子,我本无意,手只是往下放,在玩下放无意碰到母亲的乳房,母亲乳房属于偏中大,柔嫩那种,弹性不是那麽好,我不小心碰到,突然我注意力转到母亲的咪咪前。

  但是我不敢伸手去摸着母亲的咪咪,那时我头在母亲的脖子间,我故意把头往下移动,让自己侧脸慢慢移到母亲咪咪的上前面,只是碰到一点涨涨的软肉,我非常享受那种舒适和柔嫩的肉质感,那时我身体有点发热也很紧张,但是我还是磨蹭着,非常轻非常轻。

  一分钟过後,母亲依然睡着,我右手战战兢兢慢慢往上,手心移到母亲右乳上方,手心碰着一点衣服,但是我手心非常热,有点想出汗的感觉,我缓慢用右中指轻按下去,在右咪那里慢慢轻划着,那时的感觉非常刺激,但是我怕母亲被弄醒,右中指按着咪咪旁边的乳肉,真爽,按着按着,开始轻按母亲乳头,母亲乳头非常柔嫩,有种泛泛的感觉。

  按了几下,我手掌心开始轻按下去,手掌心是从乳房下面按下去,手指按着乳头,我停顿了片刻,内心一阵凉意,口水顿了顿,开始轻抓着母亲右乳房(我那时手在乳房下方),在下面轻轻按着,尾指和大拇指从两旁挤压,中间叁指轻绕着乳头旁边揉,很柔软很舒适很刺激。

  这时,我时刻注意着母亲,怕她突然醒来。

  我右手依然执行着摸咪咪的动作,非常轻的压乳房、搓着乳头,轻轻用双指夹着乳头,环形揉搓着乳头。我下半身非常火热,用腹部下面压着母亲大腿,那时母亲穿的是睡衣,我鸡巴压着母亲的腿侧,感觉到母亲的大腿带给我强烈丝丝感,鸡巴涨的很硬,下身停靠着母亲,想磨动,刺激,但是怕母亲被弄醒了,所以鸡巴只能依靠着母亲侧腿。

  由于我右手摸着母亲的奶,母亲好像并没有醒,母亲的睡衣是那种短衣似,我大着胆,手往下从母亲睡衣下面慢慢伸手进去,缓慢着进行我右手,我把手移动,感觉那距离很远,伸了好久,才碰到母亲的咪咪,瞬间感觉如雷,心、头火热一般,我整个手扶着母亲的奶,不敢动了,稍微缓了一会,手像蠕虫在母亲的乳房上爬动,非常温暖。

  吸收着体温的右手,感觉不是一般的舒适,我右手开始摸着摸着之後夹杂着母亲整个乳房,我大拇指和大拇指间那个手指,轻绕着母亲的乳头,轻转着,开始非常温柔转着转着,刺激越来越大,我胆子开始放缓,稍微大力点抓着乳头轻捏着。

  玩弄不久,母亲乳头开始硬起来,母亲整个乳房好像活起来似的,开始柔软变的开始涨起来,那时我也顾不了,整只右手轻捏着整个乳房,手张心按着那活着的乳房,感觉乳房比之前更大似的。我开始用手掌心搓着整个乳房,手掌心由下往上搓上搓下,还是比较轻微那种力度。

  我手掌心搓到母亲乳头,由手掌心传来持续的电感,从手心传到心扉上,好像被电的感觉,我手心这时是半空悬浮的,母亲乳头只是半接触手心,我在那里手心左右上下移动,母亲的乳头刚好碰触到手心,那种感觉比摸乳房感觉更有动感(如果你有机会务必试下)。

  阵阵的电感传达我心中,我一激动整只右手掌,比之前大力绕捏,这时母亲稍微动了一下,母亲头往我这边侧了一下,身体腰部往後挪动了一下,身子却稍微倾向我这边,我顿时被吓的动不敢动,瞬间气息顿住。手一直在乳房上,还抓着,但是不敢放,一放怕惊醒母亲。

  过了3分钟左右,母亲没有任何动作,我抓着母亲的乳房的右手惊的手心有点湿漉的感觉,我轻轻的把母亲的乳房释放出来。

  我手慢慢伸出母亲的乳房,那时很害怕母亲醒来,所以我停止了一切侵犯母亲的行动。

  睡了10分钟左右,我没有之前那麽惊吓了,心平缓起来。确定母亲还在睡着,我心又开始动,这次胆子大了许多,轻轻把盖在我和母亲身上的被子往下推去,轻挽母亲的睡衣,我身体往後挪动,方便母亲的衣服挽起来,挽了一阵,母亲的乳房弹了出来。

  原来我挽衣服时,不小心把母亲的乳房也往上推了,母亲乳头跳下来碰到我左手(是很轻微那种),这次是左边的乳房,我继续往上挪睡衣,右手开始抓着母亲的乳房轻挠,四只手指做着像顶呱呱那种收势,大拇指压着乳头往上推、不断推着,母亲乳头的附近的疙瘩(字不会打)立起,(就是乳房旁边的那些小粒小粒的),越搓越明显,之後环着搓,接着双手指夹杂搓着,像涡轮似的旋着。

  玩弄一阵,我大起胆子,头往下挪动一些,右手抓着整个乳房肉,挤压着往自己口里面送,我嘴唇碰到母亲的乳头,唇感到一些微痒,我就用乳头在我唇边摇上摇下,被刺激的心荡漾的我,突然张开双嘴巴含着母亲的乳头。

  含了一阵,我把舌头伸出来碰触母亲的乳头,瞬间母亲右乳房瞬间一阵、哆嗦了一下,那动作有点大,我被吓的停顿起来,望着母亲,感觉母亲鼻息好像大了,气息温度有点上升,感觉有些被环抱着的气体,温暖极了。

  过了一阵,我开始吮吸着母亲乳头,母亲乳头深深的触动着我的舌头,旁边的疙瘩也被感触着,我头和舌头在乳房上半旋着,右手此时也不闲着抓着母亲右乳在做手掌和手指运动,抓的力度还是轻微的。

  不过,母亲的右乳、乳头异常尖锐,我手指抓着向上啦搓啦搓,越拉越长似的,乳头像花瓣似的,绽开一点缝隙。乳头的中间有点像火山口,中间往两边张开,我其中两只手指此时夹杂着乳头两侧,大拇指稍微大力压着绽开的乳头中间搓,搓着搓着那个绽开的口有点大了起来,还感觉丁点湿漉呢。

  我舌头也不闲着,在吮吸着,我张开最大口,把母亲半边的奶,往口中深含着,口水都把乳房搞湿了一大半,压着含着,母亲的心脏「怦怦」跳动着,我嘴都感觉到那跳动的旋律,微妙的动感艺术。夹含着,舌头吮吸和打转交杂乳头,就像手指那样钳杂着,力气忽大忽小,母亲的奶子也随着此波澜起伏着。

  奇怪的是,吮吸着吮吸着,感觉母亲左边的乳房的奶头由起先的尖锐逐渐萎缩起来,越亲越磨越吮,奶头越来越小,最後变成一个小小的圆头的乳头,但是变的很滑,我舌头也贪婪的打转和搅动那个小粒的咪头。右乳房的奶奶和咪咪都被我的右掌抚摸的屹立起来,右乳比左乳好像大了一些(个人感觉)。

  我把身体半撑起,我左手抓着母亲的左奶,双手群攻着母亲弹性的双奶,此时我停止了吮吸,双手享受着母亲的柔嫩的双奶带给我的手感。我一时双手用掌心触动着母亲的乳头,悬空上方,让手掌心刚好碰触到母亲的乳头,做起画圆圈的速度稍快。

  随着母亲乳头带给我手心的触动感,那种感觉右新手传递到我心房的感觉是不言而喻的(看到这和老婆做的时记得试下),快感越来越舒服,我动作越来越快。

  母亲原先的右乳(被我吮吸的那个)的咪咪头,在我这样快速节奏强的碰触中,很快乳头又尖锐起来,而是越旋越长,竟然在我旋转的手心中,奶头的长度过长,也随着我手心做起转圈运动。

  阵阵快感,感源不断冲击我的心房和脑袋,在旋转手心後,我转向用举旗那种手势,大拇指稍微大力的把母亲的乳头右内到外的搓,希望搓长了。母亲在我大力的搓动过程,母亲轻微挪动了下身躯,拱动并往我这里微微靠拢,我那时已经处于燥火中烧,手心还是不挺的搓动着。

  由于母亲乳房是比较大,我双手把母亲乳头靠拢在一起,夹杂在一起,互抚擦着,越来越用力,感觉母亲身躯的神经躁动更断续。

  我张开大口,一下子把母亲2颗粒的豆豆尽含口中,舌头交集在两颗大豆粒中,为了方面我更好的吮吸母亲的双乳房,我把身体往下挪了一点,身体挪进了许多,我左脚,跨在母亲的腿上,下半身非自觉的、好像惯性似的压在母亲滑溜溜的大腿上上,一上一下的挪动着,那快感却来的不是非常强烈。

  但是,我感觉到我的鸡巴热火朝天,外在的感觉都在这鸡巴火热上显得黯然了。但是越黯然越蠢蠢慾望,越慾望越动,越挪越厉害。特别在挪动过程,我故意把下半身收回,供出下身,让鸡巴弟处于那种插式,或者压往下方,那种感觉是稍微强烈。

  当下身的感觉超越母亲的乳房带给我的嘴唇的快感,但是嘴唇还是很自觉在舔着母亲的乳房和胸前的肌肤。

  下身磨蹭一阵子,双手放开母亲的奶子,转向抚摸母亲乳房附近的肌肤,我把舌头伸的长长的,由母亲的左乳房到右乳房画画写字似的,伸着的舌头,在母亲胸前的肌肤划痕,慢慢划到母亲的脖子。

  不知道为什麽,当我划到母亲的脖子,感觉母亲脖子的筋触动的很厉害,我就越开始在母亲的脖子上伸出一片舌头吮吸起来,摩擦起来,特别大口吮吸感觉母亲的反应特明显。我也就大起胆子,身体开始往上移动许多,双手抓着母亲的耳朵附近,舌头加口水在母亲的脖子出来来回回舔、吸着,我下半身越来越挪动上,母亲的下腹半边已经被我下身压着。

  我越吮吸母亲反应越强烈,我是感觉的出,母亲的气息越大,呼出的气令我头感觉到一股气体的吹过,那时我已经无法在意更多,我吮吸着,慢慢亲到母亲的脸颊,脸颊只是伸出舌头在脸上画画,我下身渐渐的全部覆盖母亲的下半身上面。

  此时鸡巴涨的很长很硬,直接压在母亲私处上方,我加大了下半身的挪动力度,在上面摩擦感觉到母亲下半身的骨头,顶着我两侧的骨头,有点疼,所以我挪下去一点,鸡巴几乎压着母亲柔嫩的私处上面,我们穿的都是比较薄的衣物,我感觉出母亲下面的热气,围绕着我鸡巴,挪动过程一冷一热,别提多惬意。

  就这冷热快感和母亲肉暖的悸动着,我在下半身越挪越厉害,我此时已经停止了吮吸母亲,双手撑起自己上半身,让下半身好以母亲私处最大的接触。

  在下半身挪动过程,母亲的身躯就好像和我做爱似的,身体被我这有点大的力度推上推下,身躯在床上挪动着,母亲并没有其他动作,只是静静,好像在等待什麽,其实我已经知晓母亲早就已经醒了。

  下半身继续着,隔着衣服,感觉温暖的地带,上下前後的轻摆着,感觉像在臆爱,有点像在公交臀交似的,但是这来的真实,臀交刺激性强烈些。我和母亲私处肉搏,在肉搏过程,鸡巴渐渐失去兴趣,开始感觉到衣物对鸡巴摩擦力度加强,但是不舒服。

  我就逐渐停止了这动作,又开始亲吻母亲的肌肤,身体有开始贴近母亲的身躯,亲吻着母亲的脖子,我左手在母亲右边的皮肤游离抚摸,母亲身躯很热。游离一阵,我手往下移动,开始移动大腿外侧,抚摸不到2秒,就转向内侧旁边,并没有接触私处,母亲内侧非常温暖,皮肤很滑手。

  母亲穿的是那种四角裤式的睡裤,非常薄、柔。我在大腿内侧抚摸,手指时而加大力度、时而夹着内肉,母亲大腿的肉质很弹。慢慢手不知不觉的就移动母亲的私处上方,母亲私处上方突起来,手感有点大,但是也很柔,却很温暖,绝对不亚于抚摸乳房的快感,各具特色。

  我心情很兴奋,我左手一下覆盖母亲阴阜全部,就像抓咪咪式,抓起来,是那种比较粗犷的方式,抓的过程感觉丝丝懆懆的感觉,母亲的阴毛在被我抓的过程中,我感觉到阴毛在移动的。粗糙的抚摸着母亲的阴阜,力度和速度都比较适中,但是像在乱玩泥沙。

  我嘴唇也在亲吻着母亲的胴体和肌肤以及乳房各个地区。我大拇指在母亲阴阜侧边伸了进去,压着母亲阴阜上方压弄起来,那时还是隔着内裤,不过内裤上方已经非常非常湿漉,我一按上去,阴滋滋的,大拇指一片液体围绕。

  我越压、越磨越滑、大拇指在上面稍微大力的搓着,母亲身躯好像动比较强烈,我并不理会母亲(其实我知道她是醒着的),由于是侧身,我只能进入2和手指在母亲内裤上面磨蹭。

  摸着摸着,我大拇指往下掰开内裤,大拇指抚摸到母亲阴阜上面,此处是母亲正口,非常非常滑腻、水分很多,我整个大拇指好像没落在上面,我开始只是在上面轻轻滑动、慢慢滑动,滑动过程摸到一个小豆粒,我就流连忘返在此豆粒上加大力度、开始搓压着。

  母亲下半身在我用力的磨蹭中,在一动一动,一往上磨蹭、母亲下半身躯就驱动一下。很有节奏感的、也很别有一番风味的阴阜,我磨蹭着,开始在阴蒂往下一挪,并用力压起来,我大拇指像进入另个天地,没入一个别具特色的天地。

  正是,母亲阴洞里,我大拇指没入了一半,我就开始在那里搅拌、压榨着,母亲阴洞水分很多、由于我拇指比较大,几乎压满整个阴洞、我大拇指在压进压出过程有一番另类的感觉,开始只是慢慢,开始力度和速度加快,不断连续的,像按键盘空格式,大力压进压出。

  母亲下去在我压进压出,在不断挪来挪去,下体动作非常各异和精彩,随着越压越进,我几乎整个大拇指进入母亲的阴洞里面,开始演绎一进一出,正所谓上洞容易出洞难(有点夸张的比喻),大拇指一下没入母亲阴阜里面,在把出来过程,母亲阴洞里面竟然在吮吸着我大拇指(有那种比较强的感觉),抽插几分中,我开始细细用大拇指体会母亲阴洞内壁,内壁是非常滑、嫩的。

  比润滑油还要滑,嫩只要感觉内壁的皮肤跟真肉在一起。我开始在内壁挪进挪出,用力就感觉到内壁有点颗粒粗糙感,也行这是女性为了刺激男性的鸡鸡故意自然生成的吧。在玩弄内壁上,母亲感觉比之前更强烈了,越强烈我越大力摩擦着内壁,速度是非常快、力度很大,我都感觉我拇指非常疲劳,但是我乐于此行动,母亲身躯的强烈回忆让我别样刺激和悸动。

  持续了大概10分钟,母亲里面有一股液体外泄出来,怎麽感觉那液体有点冷?也许我手拇指摩擦比较热,相对来讲就感觉母亲那液体冷了。外泄时,母亲下半身拱了起来许多,躯体和腰部已经像半拱桥。

  母亲醒了!

  我那时一下懵了,停顿了所有,母亲身体往後移动一下,我赶紧把手拔出母亲的阴道。那时我身体正压着母亲。我定住了,不知道说什麽、做什麽……只能如此了,感觉那几秒好像停顿,过的特别长。由于看得不是很清母亲的表情、母亲只是在那里定了下,头看向我,我也看向她。

  母亲在那里停顿,好像在思考什麽,又好像在发怒,又好像在等待什麽。此时,我内心绝对惊凉了一大半,甚至连鸡巴那知觉也没有了。

  回顾起来那时刻其实非常短,大概30秒左右,只是那时心情的5味夹杂,感觉1秒都在玩弄我,都在毫秒在计算。

  母亲突然抱着我的头、伸出长长的舌头袭来我嘴里面。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我一下懵了。但是母亲好像非常非常热衷、舌头长长填满的我的嘴里面,我差点呼吸不上来,母亲把我躯体往她身躯抱上。

  过了10秒,我意识恢复,我开始用内力把母亲舌头大力吸并拉着,母亲舌头被我大力吮吸起来,整个舌头被我嘴叼着,我拉到尽头,一下放开舌头,舌头收了回去,我把舌头伸出去和母亲舌头互打交道,像缠绵的小情侣似的。

  我舌头搅拌着,打起各式各样的形状,最难做的就是舌头和舌头打结,只是你在上她在下搅拌着。由于我接吻技巧很烂,几乎是乱搞,我口水分泌非常多,都流出来,母亲大口大口的接收着。

  我手从母亲後背开始转战母亲双峰,这下我放开了心怀、无所顾及的大力龙抓手,抓起母亲那动感十足的奶子扎着,乳头形状被我大拇指错着,母亲很喜欢这感觉,我感觉母亲嘴唇和我接吻很强烈,舌头死往我那里伸、伸的非常长,几乎没落我整个嘴。

  母亲双手也没闲着,在胡乱的抚摸我的背部,一下子把我後背的裤子褪去一部分,双手狠狠的抓起我那股肉,她双手好像很迷恋我那股肉,在上面不断揉捏着、在不断抚摸、在打转似的。

  母亲并用力把我下半身,用力压起,我下半身此时是在母亲的阴道上面,压着我皮肤,我鸡巴此时正压在母亲阴道上面,母亲托起我屁股下下面,屁股上面是压着的,推动起来。

  我鸡巴在母亲阴道上面做起来隔着衣服火热的摩擦晕倒,我鸡巴被磨的涨的很离谱。

  母亲好像很喜欢这种「弟阴」交接方式,带来的阵阵刺激是不言而喻的。

  母亲已经放开了和我接吻,我下半身也随着母亲的节奏配合着,每次压着我都用力顶着、并矫正弟阴的接口,间接互摸着、节节快感、阵阵热感、阵阵肉质感、有点湿漉感,真的无法用言语演绎出来。我双手撑着床,怕压坏母亲。

  但是下体却用力在配合着。摩擦一阵,我把下身顶了起来,不继续和母亲弟阴了,我把裤子全褪去和上衣服圈脱了,母亲这时把上衣给褪去露出那乳房,但是我看的不是很清楚。

  我全身裸体,母亲准备把裤子褪去时,我立刻压了上去,母亲裤子只褪到膝盖上。我压上去,鸡巴隔着母亲的内裤做起弟阴运动,那种摩擦感觉别样舒适、有别于之前裤子间的摩擦。非常真实非常有感觉。

  母亲的内裤已经渗透很多汁水,我鸡巴覆盖上去其实已经湿透了,不过那样来的非常爽快。母亲手放在我背部、只是扶着并没有过多的动作,我在母亲的内裤上面摩擦着。

  除了柔嫩的柔嫩、湿漉、有点弹性外还有母亲阴毛的摩擦,虽然隔着内裤,母亲的阴毛也带来一丝质感上的飞跃,我胸前俯着母亲胸部、下伸的摩擦、上身的乳房的摩擦。

  特别是母亲的乳头硬硬的在我胸前做起来滑动移动,非常有线条感,而且是一丝一丝的,下身像意淫着美女、上身却真实悸动着我的心房,我越磨越厉害,母亲在我磨动过程,下半身也挺立起腹部,脚也撑起来,母亲用脚,把没有褪去的裤子推掉、母亲在下面和我在上面做起有规律但是快速的摩擦运动。

  摩擦了几分钟,我开始把屁股後仰起来,让龟头对准母亲阴道口,稍微用力顶、隔着那个薄薄内裤顶撞着,我的龟头没入母亲阴道口一丁点,母亲内裤也跟随着进入一丁点、那种感觉绝对是别样舒适的。

  有机会买个非常薄的内裤给你女人试下,那种慾进又进不去的感觉、那种心理感觉绝对是别样特别。就想在公交上、和MM臀交、想插公交MM的阴洞但是却无法得逞的那种感觉——但是仅次于此个人感觉。

  此时我继续拱着身躯、挺着鸡巴在母亲那洞口插着,母亲好像也开始体会到这种慾做却不能做的感觉,双腿竟然翘上我的屁股上方、双脚在上面跟随我的动作使力、好像鞭策着-快进、快进来。

  我就这样和母亲弟阴互拱。慢慢随着拱着的力度和次数加深,我龟头那块已经进入母亲的阴道里面,虽然隔着内裤,但是感觉不到内裤的作用,内裤仅仅作为阻力在运用着,母亲内道水分很多,好像这中刺激带来别样红。

  我坐起身,用手抓住鸡巴,在已经进入母亲阴道部分左右上下旋动着,时而推着鸡巴往里插,时而晃动着鸡巴在母亲上面顶撞。母亲也非常非常享受这种别样的快感,虽然我和母亲开始到现在没有说出一句话,但是感觉母亲的悸动和体会,是非常舒服的。

  搅拌一阵,我又开始俯下身躯在母亲身上,吮吸了一阵乳房,母亲乳房的乳粒依旧坚挺着,高崇着,这明显是过度舒服导致的。我鸡巴也在下面插着。插了一阵子,我用手把母亲的内裤下侧边压到另一边,母亲阴道完全露出来,只是还穿着内裤。

  我开始把鸡巴在真正母亲阴阜上面碰触,那肉质感是所有一切都无法超越,那肉质的湿透性真正吸引着我的鸡巴龟头,我非常享受此时那种类式偷食快感,我让龟头在上面磨动着母亲的阴道口,母亲此时身躯好像有悸动了、感觉出母亲的反应。

  我开始坐了起来,一只手推着内裤,另外一只手在抓着鸡巴,用龟头在母亲的阴阜上面强势摩擦、强势顶上定下、母亲身躯也在挪上挪下,好像有意无意挪动身躯顶撞我的龟头,可能是身躯自身的反射原因,我龟头在母亲的阴粒上面做起擦拭动作、擦拭一阵又在母亲的阴道口附近顶撞。

  母亲呼出的气体和胸前一动一动,深深感觉出母亲的享受。我也乐于此,摩擦一阵,我开始伏在母亲身躯上,鸡巴龟头没入母亲的阴道口里面一定,我就开始在顶撞着,但是并没有完全插进去母亲的阴道里面,母亲的阴肉刺激着我的龟头,龟头传来的阵真刺激感是那麽的卵动。

  母亲下半身躯也在挪动也在往上顶撞着,像要把我的鸡巴完全没入,但是我并不急于没入。母亲玩上挺身,我就往後、就这样持续着一阵子,当母亲往上挺着时,我一下稍微用力一下把鸡巴完全没入母亲的阴道里面,瞬间是多麽舒服、多麽惬意啊!

  做爱最好不要让自己的人知道你下一步动作,这才惊喜才刺激……在没入後,我停顿了一阵子,一下大力再往里面挺、母亲身躯都被我挺了动了。

  我抱着母亲,在屁股慢慢一次一次大力在稍微大力往里面顶撞着,力度不一样,母亲反映随不一样,但是每次气息喘气很大,我脖子都感觉到气体的热度和力量了,基于此,我每次碰撞都比较大力,但是速度并不是非常快。

  在一次大力碰撞後,我突然加速、碰撞过程开始鞭鞭响,稍微大了点声,那声音非常刺激我耳膜和心扉,母亲内裤没有推掉,内裤库边顶着我龟头侧边,我每次抽插,内裤边缘都滑动着我龟头边缘,那种感觉不绝响于做爱。

  有机会的你一定要试下,内裤要买那种比较宽大点的!

  母亲下体几乎已经把周围都湿漉露了,随着我快节奏的抽插、声音响又绝于房间内,母亲下体的腿列的越来越开,不知道是让我碰开的还是故意让我抽插更方面。

  我抽插的越快,慢慢我把身躯挪动起来一点,面和面对着母亲,母亲闭着眼睛,不过眼睛闭合的比较用力,感觉很辛苦,嘴巴打、鼻子气息非常大,半斜着头,那时虽然看不是很清晰,但是依旧能看得清。母亲很享受我的鸡巴的内插、碰撞、没入、撞击、母亲表情很奇怪,就是皱着眉头。

  在抽插过程、我有点疲劳、放缓了速度,我用嘴刚亲到母亲的嘴,母亲立刻用热烈的吻回应着我,舌头依然长长伸进我嘴。

  我下体动作放缓,但是母亲下体却开始往上顶、拱但是并不是十分舒畅。我用力一奋,把母亲拽了起来,我自己躺了下去,母亲身躯爬在我身体上,母亲此时默默呆在我身上,并没有继续之前的动作,只是静静的。

  此时,我感觉到了,我轻声说了:「妈。」声音很小很小,然後抱着母亲的头,一阵子後,我开始亲吻母亲的头发、脸,眼睛、嘴巴、亲着亲着母亲也慢慢放开,我开始和母亲舌头交缠着,我双手开始抚摸母亲的双臂,慢慢移动着母亲的一只手到我小鸡巴处,抓着母亲的手背自摸起来,我下面很湿漉,开始妈妈并不是很愿意,也不主动。

  我轻声对母亲说:「妈,不要在意,在这漆黑的夜晚,只有我们,不要太在乎。」接着我就继续深吻着母亲,母亲没有回答也没有过多动作,过多3分钟左右。

  母亲开始挪动着她的柔嫩的手开始抚摸我的鸡巴和龟头,母亲开始只是用手心压着鸡巴下面轻搓,随着时间的推移,母亲开始用手心和手指抓着我的整条鸡巴,上下搓弄着,我非常享受母亲的手心的柔情,手心的温柔,母亲好像第一次帮人家搓弄鸡巴似的,感觉很生疏。

  我开始和母亲说,环绕着上面用手指轻轻搓就行。母亲跟着我说的去搓,母亲的阴道口压在我的大腿上,我把脚拱了起来,把母亲抬起大概20厘米左右,母亲下面很湿透,我大腿都感觉到那种湿透感。那个姿势不是很稳,母亲紧紧抓住我的鸡巴,我脚一上一下一上一下,母亲的胯下阴道也跟着一上一下,母亲也被拱高,但是在高处会滑动下来,每次母亲都在我放下脚时,後移到我膝盖处。

  就这样拱桥式,母亲的阴道口的皮被我大腿摩擦着,母亲整个身躯的重量60% 以上单单压在阴道口这样摩擦,每次一上,母亲就用力抓紧我的鸡巴,就这样摩擦搓动着。

  搓动一阵子,我把母亲环抱到我胸怀,当我们母子俩面对面,我深情的亲吻了一下母亲的嘴唇。我把自己双腿裂开,把母亲跨在我鸡巴上,轻插着母亲阴道口,母亲阴道口慢慢被我插着插着,就流出丁点的液体(只是在阴道口插着并没有进去)。

  过了一阵我细声跟妈说了声:「妈,好吗?」母亲没有理会我,只是挪动着屁股,对准阴道口,插了进去,那瞬间的进洞感、没入感,是非常温馨,并不像之前当方面泄慾而是夹杂感情和意愿的双方肉体的结合。母亲插入并不完全,我轻抬屁股,用力一顶,母亲和我完全结合在一起,那时不仅仅是性爱带给我的快感而是感到带给我巨大的快感。

  我躯体慢慢定插着,母亲开始只是象征性配合着,就这样持续着肉体交叉。

  每次没入我都感觉到母亲肉洞的润滑和母亲肉洞夹杂我下体的毛一阵疼。我用手把我的毛移开,那种疼就像拔毛似的,顺着,我仰起身,抓着母亲的臀部,用力往上捅,使劲捅,母亲好像非常喜欢这种姿势,每次往下压时,母亲都非常卖力的配合往下压,并深深压着0。几秒才回抽,再继续往下压。

  由于我手的缘故,这种坐着抱着母亲做爱姿势频率很高,随着抽插的次数越多,我发现母亲下面水成分越来越高,我抽插越来越顺畅,感觉就没有开始那麽舒适了,但是我看得出母亲很享受这种支持,她越来越靠近我身躯,双手紧紧环抱着我的头颅,乳房贴到我胸前。

  由于我没有之前那麽舒适,所以我加大了力度和速度,母亲也跟随着高速回应,只是母亲每次高速插下去很快又回弹,但是每次都插如很深,她的阴阜顶撞到我鸡巴下面那团肉,速度很快,我那团肉被碰的阵阵快感,母亲的乳房在我胸前挪动速度很快,划动我胸前,那种丝丝的乳笔像在给我画画,但是画工的速度也太快了。

  母亲头靠的几乎贴近我的耳朵,在我耳朵旁呼出的热气体是非常热,感觉出母亲非常享受这种姿势带来给她撞击,带给她那种无法言语的快感。我只能跟随着运动,力保母亲舒服(但是我并不是否舒服),感觉这姿势虽然很没入,但却有点空泛。母亲屁股和半身的躯体很自觉往我那里插动。

  就这样我和母亲插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母亲在最後一刻,母亲下面流出阵阵的液体,非常凉快的液体,亲自着我的整跳鸡巴,母亲停下来了,脸靠在我肩膀上,呼出大大的气,身体有点抽搐着,母亲脸很热,但是也很性感,依靠着我,我把自己的脸停靠上去。母亲脸上有汗并感觉出她很舒服。

  我也感觉很累,挪动躺了下来,休息片刻,我把母亲的双腿往我胯下放,就是我双腿裂开,母亲双腿在我裂开的双腿之间,我把鸡巴伸进去,母亲里面很润滑,做起来很不舒服。

  我把母亲双腿往里面合并,母亲的阴道口挤压着,非常紧,我就这样屁股上下挪动,母亲肉壁夹杂在我鸡巴上面,非常紧,但是非常有快感,我动作过分的夸张,母亲感觉出我非常喜欢这种感觉。

  母亲按住我示意我不要动,母亲拿来一个枕头放在我臂下面,我的臀部被挺高了。

  母亲依然双足合并,手挺着床上,一上一下,大力的摩擦和移动着,速度不快,但是那感觉好像用肉壁强制性把我精子吮吸出来似的,每次插入、插出感觉各异。

  母亲的阴阜肉很紧,插入时,感觉到非常强烈的占用感和内入感,拔出来时刻活活被挤压、被吮吸,快感就这样一浪浪(建议你可以试下),非常舒服,我嘴里面发出哼哼的声音(有点那种想哼但有不是哼),呻呤声音(也行大家都认为只有女性被插才会,可能太舒服了,我情不自禁的发出这种声音)。

  母亲意识到,就加快了点速度磨上磨下,我非常享受这种压感和节奏感,特别那种非常真实又非常能体会两性一体化感觉,感觉母亲的逼是我身体的块肉,阵阵挪动阵阵电流流窜我身心和神经之间,由于太舒服,我想克制自己,想多多体会这种难得一见的合体感。

  母亲非常享受,费着很大力气在夹插着,快到临射时,我身心差点跌出去似的,在最後母亲那速度已经不能满足我射精的要求,我立刻把母亲双腿裂开放在我肚子两侧,我动作示意母亲加快速度,母亲趴在我躯体上,母亲屁股後仰,再用力顶撞上去,那滋滋的弟阴碰触声音,水声很大,我听的很清楚,母亲也不在意这些。

  我手扶着母亲的腰部,母亲竟然腰部没有动,单单就皮肤後仰再插,就想锄头,但是锄头的柄不动而是锄头块在运动,母亲掌握的尺寸很准,每次外伸,我鸡巴刚好在母亲阴道口处就被插了进去,速度非常快,我整跳鸡巴被这告诉和阴道壁摩擦的龟头阵阵电流。

  我挺了几挺臀部,母亲依旧在上上下下在拔出插入,我龟头下体,被母亲内壁那层粗糙粒粒点鞭打着,我呻吟声越来越大气体越来越粗大,我此刻双手非常用力抓住母亲的奶子,仅仅抓住,母亲感觉出我快射而加大了力度,频率,每次都顶到母亲最深处(我感觉到母亲里面有东西碰到我龟头的阻力,理应是大家说的花心)。

  随着母亲那有力的臀部的顶撞,我鸡巴突然感觉不到母亲在顶撞着我,我脑袋一片空白,鸡巴传来的电流麻痹着我脑袋和身心,那一刻我全身唯一有感觉的是鸡巴,我唇白口干,呼出的气体,都好像没有知觉似的,随着母亲节节逼进,逼出,我体内被我强制压抑住的精子竟然在我毫无抵抗时喷射出来。

  母亲感觉到我的喷射而不停止继续加快抽插速度,就这样持续着,我精子好像一灌一灌往外涌,涌的速度非常快,间隔很短很短时间,但是那间隔的快感是又鸡巴里面孔内传来一阵一阵飘飘触动,我精子全部涌入母亲阴道怀抱内。

  射完後,我神经此时停顿了一下,母亲依然在上面运动着,母亲速度反而越来越快,顿然我感觉到里面又有一股液体外涌,有点凉凉的,母亲运动那时快感还没有消失,不过过多1分钟,我示意母亲停顿下来,我鸡巴依然在母亲阴道,母亲此时并不拔出我鸡巴,而是伏在我身上休息着。

  我和母亲就这样停靠着休息,母亲靠在我胸前,母亲的手在我胸前游离着,是轻抚着。我轻轻亲了一口母亲的头发……之後母亲起来擦拭干净并拿水给我喝。

  也许由于母亲太累还是别的,母亲没有穿衣服就和我裸睡,但是她紧紧抱着我,我胯下的腿伸进母亲大腿之间,母亲用力的夹着,大腿感觉到妈的阴毛和湿湿的阴唇。太累了,我们就这样睡着了。

  字节数:26398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