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齐人之福】【作者:春之望】【4-6完】

发布日期:2017-01-10  来源:  阅读:加载中

【齐人之福】【作者:春之望】【4-6完】


2016/6/13发表于第一会所

  04表白

  孙涛停下脚步看着一步步走进的少女,脑海里不由浮现出一年前那个干瘪消瘦的少女,两厢一对比,仿佛是完全变了个人,不仅个头又窜了许多,而且原本干瘪青涩的身体,在充足的营养补充下,已经发育的凹凸有致,尤其是那鼓胀的胸脯和挺翘的臀部,有时候连他都不忍直视,生怕看久了会压不住心中的欲火,可怜他这十来年,为了心中的女神守节至今,除了实在忍不了的时候用五姑娘发泄一番外,真枪实弹的却连一次都没有,搞不好连床第间的技艺都生疏了,也不知何时才能熬到头。

  毫无疑问,王大丫正在朝着性感女人的道路上大步前进着,在干妈沈白雪的悉心教导下,这名十六岁的少女已经完成了从内到外的层层蜕变,每一次蜕变都让她变得更加迷人,也许用不了多久,她就将破茧重生,完完全全蜕变成一个颠倒众生的绝世尤物,而只要自己愿意,这个未来的绝世尤物便会心甘情愿的成为自己的私宠,她那迷人的脸蛋和身体将会成为自己发泄欲望的最佳温床,可是,只要他一日无法忘记沈白雪,便一日无法完完整整的接纳一份新的感情,而如果只是将王大丫当成泄欲的对象,沈白雪的替代品,却又是孙涛怎么也无法接受的,那样对王大丫实在是太不公平了,一年的相处,他的是真的把这个可爱的女孩当成了自家妹子一般爱护,容不得她受到一丁点伤害。

  走到近前,王大丫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孙涛忧郁的眼神,一颗芳心猛然抖了下,微微颤声的唤道:「哥。」

  孙涛不动声色的嗯了一声,说道:「走吧。」

  王大丫犹豫了下,脚步却没动,她依然直勾勾的盯着男人,用微带恳求的语气问道:「哥,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孙涛又嗯了一声说道:「你想问什么?」

  见孙涛语气十分平静,王大丫不禁又踌躇起来,迟疑了好半晌,才红着脸,结结巴巴的小声问道:「哥,你,刚刚答应我妈的,都是真的吗?」孙涛闻言不由挑了挑眉毛,微微皱起眉头看着一脸认真的少女,犹豫了下点点头说道:「是的,如果阿姨出了意外,我会照顾你们的。」说完,他顿了顿,补充道,「你们可是我的妹妹呀。」

  对于男人的这个回答,王大丫显然不满意,她略显失望的哦了一声,旋即用雪白的贝齿轻咬着下唇,微微摇了摇头,用可怜巴巴的语气说道:「哥,你知道的,我不是这个意思。」

  孙涛见少女今天似乎要跟自己摊牌,不由一阵头疼,紧皱着眉头不再说话。

  虽然愈发的有骑虎难下之势,王大丫却不想就此退缩,今天面临与母亲的生死离别,突然让她悟出了一些人生道理,有些事情既然想要就要坚持到底,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些什么,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没有让爱人及时了解自己的心意,从此天涯成路人,岂不是要遗憾终生。

  「哥,我美吗?」王大丫突然露出一缕虽略显青涩,但已经颇有些妩媚的笑容,小声问道。

  孙涛只是不知如何作答,好半晌才轻轻的点点头,但还是不说话,只是在心底默默的叹了口气。

  王大丫见状开心的笑了起来,她的嘴角两边各有一个小酒窝,笑起来十分的迷人,她一边微笑,一边轻轻的抬手撩起散落在耳边的发梢,眼神中渐渐的荡漾起一股妩媚的神采,盯着男人的眼睛笑道:「哥,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其实一直认为我是很美的,因为除了你以外,任何男人看到我,那眼神都仿佛要吃人一般,贪婪的让我感到害怕,干妈说,这都是漂亮惹的祸,所以我应该是很美的,你说对不对。」

  孙涛沉吟着缓缓的说道:「你自然是很美的,不过因为你是我的妹妹,所以我看你跟其他人看你不一样。」

  「那你为什么不愿意爱我?」王大丫急切的追问道。

  「这个问题我以前回答过你,」孙涛冷淡的答道,「我说过,我有喜欢的人。」听到这个答案,王大丫的眼神并未像以前那般失去神采,反而显得平静的有些异样,她缓缓的张开口,盯着男人的眼睛问道:「哥,你喜欢的人是干妈吗?」孙涛闻言虽然心中惊讶,但面上并没有露出分毫,只是摇了摇头说道:「你别胡说,不是她。「「是吗?呵呵,哥,虽然你嘴上否认,但是你知道吗?你看干妈的眼神跟其他男人看我的眼神差不多哦。」王大丫似是漫不经心的说道。

  孙涛一听,顿时瞳孔收缩了几分,神色变得愈发冷峻,冷哼道:「王大丫,你不要太过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王大丫还是第一次看到孙涛用这样凶狠的眼神看自己,那感觉就好像是被凶猛的野兽给盯住似的,顿时汗毛倒竖,惊出一身冷汗,下意识的便往后退开了半步,可还没等孙涛欺身上前,她便猛地一挺丰满的胸脯,重新踏上前,毫不退缩的盯着对方的眼睛说道:「哥,你就别装了,其实你喜欢干妈的是我早就知道了,因为这是干妈亲口告诉我的,她说你喜欢的人是她。」05日记

  孙涛依然是面无表情,只是冷冷的盯着少女,既不否认也不承认,他自然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爱恋沈白雪的,因为如果被别人知道,那样会给沈白雪带来很大的困扰,所以这个秘密,他从来没有向任何人说过,此刻听到王大丫这么说,他更多的是以为对方在诈自己,因为自己以前为了婉拒王大丫的表白,说过自己有喜欢的对象,只是这么长时间了,他的身边最亲密的三个女人,只有王大丫、沈白雪、杜小月,自己待杜小月和她一样,都是当妹妹一般宠溺,所以嫌疑最大的只有沈白雪,不过他自认平日里掩饰的不错,王大丫最多也是疑惑、猜测罢了,只要自己不承认,她便无可奈何。

  可让孙涛如意算盘落空的是,王大丫见孙涛不承认后,居然从随身的小包里翻出一张略显陈旧的纸张来,只是看了一眼上面写的字迹,孙涛顿时神色大变,他万万没想到,记忆中十年前被他撕毁的日记,竟然会神奇的出现在这里。

  孙涛并没有写日记的习惯,只是在青春年少暗恋沈白雪之时,半夜睡不着便把对沈白雪的爱慕写在纸上以便发泄情绪,因为他当时性格比较粗鄙,文化水平也低,所以写在纸上的文字也十分不堪,虽然他没有看清王大丫手里的纸上写的是什么,但是记忆中,他写在纸上的多是对干妈身体的渴求,多少次的魂牵梦绕中,他总是幻想着如何肆意把玩干妈丰腴的身体,让她在自己的身下婉转呻吟。

  当兵入伍前,孙涛把这些记载着心中欲望的日记尽数销毁,可是却没想到,王大丫的手上竟然会有一张。

  「你这是……」孙涛感到喉咙有些发痒,心中有愧的他此时倍感无地自容,原本他下意识的想问王大丫,这张纸是从何而来,但是转念便相通了,除了是干妈给她之外,她不可能拿到这东西,那也就是说,十年前,干妈就知道自己对她的龌龊想法了,一念至此,他直恨不得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才好。

  王大丫见到孙涛的窘状,心中也是有些尴尬和心疼,她当时从沈白雪的手中接过这张纸的时候也着实吓了一跳,上面的文字不多,通篇都是诸如我爱你沈白雪,我爱你干妈,之类的话,毫无疑问,这是孙涛写的东西,王大丫当时面红耳赤,沈白雪也不比她好多少,她当时无意中翻到的日记本上,写满了这些东西,而且其中很多都是直白又下流,比如摸奶子,抠下阴之类的,简直是对她极尽意淫之能,让沈白雪又生气又难过,要不是顾念他救了自己母女的性命,差点就没忍住要与孙涛彻底断绝来往。

  虽然日后沈白雪对孙涛多了几分戒心和防备,但偷偷观察后慢慢发现,这孩子虽然看的眼神有些异样,但言语举动都十分规矩,反倒是她自己渐渐养成了借打扫之名偷窥孙涛日记的习惯,虽然明面上是以了解孙涛心理动态为借口做这事的,但实际上,她通过这种偷窥却能得到异样的快感,因为丈夫常年驻扎在部队,沈白雪一年也难得与丈夫亲热几回,她又为人比较保守,不喜欢与陌生男性勾勾搭搭,所以长时间下来,她的欲望一直累积无处发泄,在了解到孙涛对自己的心意之前,她一直都把孙涛当成孩子一般看待,但是了解之后,她就再也无法直视身材日渐壮硕,愈来愈有男子汉味道的孙涛了,有时午夜梦回,从梦中惊醒后难以入眠的她,面对寂静的有些可怕的房间,不得不用手淫的方式强迫自己入睡,而手淫的对象也逐渐从丈夫变成了孙涛,她甚至开始按照孙涛日记中描述的方式在脑海中幻想,幻想自己如何一步步勾引对方,让他亲吻爱抚自己的身体,揉捏把玩自己的乳房,不知廉耻的趴在床上,像只发情的母狗似的撅起浑圆挺翘的大屁股,让他用年轻火热的大鸡巴一遍又一遍的奸淫自己,最后将滚烫的精液射在子宫里,与卵子结合,孕育出一条充满罪孽的生命。

  每每这般幻想后手淫,总是能给沈白雪带来十足的满足感,虽然事后总免不了自责和心虚,但在欲望的驱动下,她根本无法戒除这样的恶习,反而愈演愈烈,频率最高的时候甚至达到了一天一次的程度。

  淫秽的幻想给沈白雪带来了极大的困扰,害得她几乎每晚都要与孙涛在梦中尽情欢好,次日醒来,不仅双乳肿胀,下体更是泥泞不堪,整日精神恍惚,上班都没有精神,情况最严重的时候,她甚至都想脱光了去钻孙涛的被窝,用那根朝思暮想的大鸡巴好好止止痒,与孙涛独处时,她也时常幻想对面的少年突然兽性大发,扯烂她的衣服,把她饱满鼓胀的奶子狎玩在掌心,命她不知羞耻的抬起臀部,像只发情的母狗一般趴在地上被少年肆意奸淫。

  不过孙涛可没有透视人心的本领,哪里知道外表端庄美丽的干妈,内心的欲望已经膨胀到了失控的边缘,以至于坐失唾手可得的良机。

  理智最终还是将沈白雪从堕落的边缘拉了回来,为了斩断这段孽情,她一方面逼丈夫尽快复员转业,另一方面积极安排孙涛从军,以便从欲望的漩涡中挣脱出来,不过,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她偷偷的藏了一张从孙涛日记里撕下来的纸,原本是打算一辈子都不示于人前的,但她没想到孙涛对自己的情意竟然十年未改,感动的同时却又不能坦然接受,所以思前想后了许久,她把目标放到了新收的干女儿王大丫身上,以她过来人的眼光,自然是看得出王大丫对孙涛的情意,虽然心中有着矛盾的不舍,但依然私下里对她暗中调教,打磨掉少女身上的土气,盼着孙涛能将感情移到这个年轻女孩的身上。

  哪知王大丫屡战屡败,逼得沈白雪实在没办法,面对干女儿的哭诉,只好坦承自己是孙涛的暗恋对象,并让王大丫瞅准时机把那张纸拿给孙涛,让他明白自己早已知道他的心意,既然明白却不回应,那也就是拒绝,并转告他,自己希望他能够和王大丫在一起,不要再做无谓的追求。

  06激吻

  「干妈说,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她说她知道你的心意,但是她想了很久,始终无法接受,所以她希望你不要再给她带来困扰。」王大丫斟酌着干妈的叮嘱,小心翼翼的说道,生怕刺激到孙涛紧绷的神经。

  孙涛没有接过纸张,只是眼神空洞的望着王大丫,好半晌才自嘲般的笑道:

  「困扰吗?呵呵,原来我给她带来的一直都只是困扰,呵呵,呵呵。」见孙涛的精神陡然垮了下来,王大丫心疼至极,干妈剩下那些劝他跟自己在一起的话便无法说出口了,赶忙抓住他的手臂,怜爱的安慰道:「哥,干妈的意思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我想的,呵呵,我没想什么,妹啊,哥是不是挺烦人的。」孙涛望着天花板,仿佛自言自语般的问道。

  王大丫连忙摇头说道:「才没有,在我心里,哥是最好最好的。」「最好的,呵呵,你这丫头,总是捡我喜欢听的话说,唉,算了,都已经这么多年了,其实我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只是一直不愿意承认罢了,现在得到这个消息也不算晚,倒是让我解脱了,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嘛,爱她就放手。」孙涛神情淡然的说道,只是话语中有着难掩的苦涩与失落。

  王大丫瞅了瞅孙涛,她也看不出这微笑背后的真假,只得哀求着说道:「哥,你别这样,干妈也是有苦衷的,你别生她的气。」孙涛闻言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说道:「傻丫头,哥是那种没度量的人吗?

  其实这十来年都是自己在一厢情愿罢了,干妈一直没有说破,想来也是怕伤害我那可怜的自尊心,所以我没有生谁的气,如果非要说有的话,那也只是在生我自己的气,想来,因为我的事,干妈也十分的困扰,改天我亲自上门给她赔罪。」「真的啊,哥,别骗我。」王大丫见孙涛如此洒脱,不由惊喜的笑道。

  「傻丫头,我何时骗过你。」孙涛习惯性的伸手去摸少女的头顶。

  哪只王大丫头一偏躲了过去,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神中闪烁着期盼的神采,一脸羞涩的看着孙涛说道:「那,哥,既然你心中放下了,那,那你能喜欢我吗?」孙涛闻言,抬起的手凝在半空中,迟疑了片刻后,他的手掌稳稳的落在少女的头顶心,微笑道:「大丫,你不怕我把你当成干妈的替身吗?」王大丫连忙摇头,急切的说道:「不怕,哥,哪怕只是当干妈的替身,我也愿意,我什么都不求,只求能守在你的身边,每天看着你,给你做饭、洗衣,我就满足了。」

  孙涛一听,不由哑然失笑道:「你这傻丫头,你现在不就每天都给我做饭洗衣吗?」

  「那不一样,」王大丫拼命的摇着头道,「我,我,想做你的女人。」孙涛闻言不由哑然失笑道:「你这傻丫头,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王大丫又拼命的点起头,涨红了脸蛋激动的说道:「我,我知道,我就是想做你的女人,守着你过日子。」

  孙涛看着一脸认真的少女,心中陡然涌出一股怜爱,原本因为日记带来的郁结清减了不少,猿臂舒展,将她一把搂进怀里,柔声说道:「傻丫头,你当真不后悔吗?」

  感受着男人坚实的怀抱,王大丫激动的心猛地跳动了几下,仿佛都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似的,她一动不动的偎依在男人的怀里,静静的听着男人强有力的心跳声,尽情享受着这期盼已久的幸福,泪水却忍不住从眼眶中涌了出来,好半晌,好半晌,她才缓过神来,回想着男人的问话,重重的点下头,用坚定的语气缓缓说道:「哥,我爱你。」

  听到这三个被世人说烂了的字眼,孙涛突然觉得心中暖意横流,仿佛这十年的相思只是一场梦,此刻陡然惊醒了,想起这一年来少女对自己的情意,他不禁生出许多愧疚,缓缓的低下头看着怀中满脸泪流满面的美丽少女,那句被他埋藏在心底十余年的话语不由脱口而出。

  「我也爱你。」

  「哥。」等到这句期盼了许久的答复,王大丫整个人都仿佛绽放出夺目的光彩,她痴痴的望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好半晌,她突然羞涩的闭上了眼睛,缓慢却努力的踮起脚尖。

  看到近在咫尺的娇艳红唇,闻到那浓郁的处子清香,孙涛只觉浑身气血上涌,没有再多做丝毫犹豫,俯下身重重的吻了上去。

  少女的唇瓣是那么的柔软湿滑,孙涛眯着眼睛,一边欣赏沐浴在爱河中少女无意间流露出的娇羞妩媚,一边仿佛掠夺般的贪婪吮咬着那诱人的唇肉,当少女被吻到情动时,便不由自主的笨拙张开双唇,开启牙关后,他更是毫不犹豫挥师挺进,宽厚的大舌头如同一条粘虫般挤进她的嘴里,在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潮湿环境里,他如鱼得水,如同巡视自己的领地一般,用舌头仔细的舔弄着口腔的每一个角落,直舔的少女娇躯乱颤,若不是自己抱着她,怕是早已双腿酸软,伏倒在地了,舔到最后,孙涛才用舌尖勾住少女那无处躲藏的嫩舌,如同藤曼一般紧紧缠绕上去,尽情吮吸少女舌尖上沁出的一丝丝甘甜醇美的津液滋味。

  随着口腔的彻底沦陷,王大丫的呼吸变得愈发的沉重,从未品尝过男欢女爱滋味的她,完全是在下意识的迎合着男人的亲吻,以她那浅薄粗鄙的两性知识,从来都只以为男女欢好便是脱了裤子性交而已,哪里想过竟然还有湿吻这种令人如此身心愉悦的事情,这一吻之下,仿佛天地都彻底消失了,整个世界变得格外宁静,除了彼此吞咽口水的声音外,便再无其他,纯粹的令人心醉。

  不知过了多久,王大丫才感觉到男人的舌头缓缓的退出了自己的嘴巴,她下意识的便要不舍追去,却只觉口舌发麻,根本不听使唤,她焦急的睁开迷离的双眼,映入眼帘的便是男人那张令她喜欢到了极点的脸庞,她痴痴的看着男人,一动不动,整个眼里心里都被他的微笑填的满满的,脑海里虽一片空白,却什么也装不下了,仿佛思维彻底凝固了一般。

  少女眼神中那毫不掩饰的爱慕让孙涛也看的十分迷醉,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些接受少女的爱意,以至于白白浪费了许多享受两情相悦的快乐时光。

  「好妹妹,对不起,原谅哥好吗?」孙涛温柔的凝视着少女,诚心诚意的道歉道。

  王大丫诧异的看着孙涛,疑惑道:「哥,你又没做什么,干嘛道歉。」「不,哥当然有错,哥错在不该拒绝你,如果时光能重来一遍,我一定在你向我表白前便主动告诉你,我爱你,特别特别的爱你。」孙涛的话,温暖的王大丫一颗芳心都差点要融化了,她何曾听过如此甜蜜的情话,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因为欢喜而弯成了两道弯弯的月牙儿,粉嫩的俏脸因为充血而涨得通红,她缓缓的抬起一只手,用温暖潮湿的手心轻轻的抚摸着男人微带胡茬的下巴和脸颊,一脸欣喜的柔声笑道:「哥,我也好爱你,特别特别的爱你。」

  「妹。」

  「哥。」

  伴随着深情的呼唤,两人再次四唇相交,热情的吻在一起,相比起第一回亲吻时的羞涩与笨拙,这一回王大丫主动了许多,她一手勾住男人的脖子,用力的踮起脚尖,热切的回应着男人的亲吻,甚至在男人舌头的引领下,初次踏入一片陌生的空间,当男人的津液顺着舌头流回自己的嘴巴时,她仿佛是吃奶的婴儿般,贪婪的吮吸着,吞咽着,喉头一刻不停的蠕动着,仿佛在畅饮醇浆玉液般,意识渐渐模糊起来,整个身子都仿佛轻飘飘的,若不是紧紧的搂着对方,仿佛整个人都要凭空飘起来了。

  【完】

字节13729